SPECIAL CASES

 

1.   ZHANG LUWEN, 1

      middle school

      张露雯 15 岁

 

2.  LIU FANG, 17

      high school

      刘芳 17 岁

 

3.  HUANG MEIHUA, 15

      middle school

      黄梅花  15岁

   

logo_web logo_ch logo_slogan_ch logo_slogan_en logo_slogan_en_2 email us Verodaph-hands

 

大爱无言

汶川县映秀小学教师 苏成刚

 

  我的学校映秀小学座落在香樟坡下,渔子溪边,有教职员工46名,学生473名,曾经那样清秀美丽。我以为,我会在那里工作一辈子,生活一辈子。

  但一切终止在2008年5月12日。现在,我的学校除了一根仍然飘扬着国旗的旗杆,已经被夷为平地。21名同事和262名学生永远长眠在那片土地上。

  那一刻来得太突然。

  14:28,我在综合楼一楼放资料,突然感到地动山摇,急忙去拉门,跑出来没两步,一股气浪将我推倒在了操场边的花台上,回头一看,综合楼已经坍塌。透过腾空而起的尘埃,我隐约看见发生在教学楼的最后一个场景:走廊上都是学生,老师们走在最后,不停地把孩子们往楼梯方向推。转眼间,教学楼、综合楼、教师宿舍、食堂全部坍塌。顿时,尘土弥漫,没法睁开眼睛,无法呼吸。耳朵里充斥着尖叫声、哭喊声、求救声和地震的轰鸣声。大地被撕开一道又一道狰狞的裂缝,肆意地吼叫着、抖动着。在操场上上体育课和跑出来的师生不断地摔倒,完全站立不稳。

  操场上的几位老师跌跌撞撞地冲向教学楼,我听到校长谭国强在撕心裂肺地喊叫:“不要慌,孩子们,全部趴下!”“活着的老师快救学生!”冲到坍塌的教学楼前,我们的眼泪夺眶而出。谭校长痛苦地呼喊:“我的孩子们啊!我的孩子们啊!”他抱出一个腿已经断了的学生,血染红了他的肩膀。返回操场,谭校长立即安排女老师把幸存学生组织在一起,男老师进入教学楼废墟进行搜救!能看到的缝隙中,有的孩子努力探出头,用近乎绝望而又满怀希望的眼神看着外面的世界,有的孩子则伸出血淋淋的小手使劲摇晃。听见孩子们悲惨的哭声和令人心痛的呼救声,我们的心都碎了。

  谭校长把男老师分成三个组,一组搜救教学楼前,一组搜救教学楼后,另一组则去寻找钢钎、锤子、钢锯等工具。

  余震一次又一次袭来,但谁也没有跑下废墟。我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尽快救出孩子们!很快,我们在教学楼后面的楼梯间用手抠下一块块砖,抬开一块又一块的水泥坨,掏出一个生命之孔,救出了三个孩子;爬到门厅下面,用手挖出一堆又一堆砖渣,传递出一块又一块混凝土,又救出四名学生。下午4时左右,我们统计了活着的老师和学生:470多名学生只剩下155人,47位老师只剩下25人。很多人哭了……

 

此时,巨石从山顶不断滚落,“哗啦啦”的山体滑坡崩塌之声不绝于耳。紧邻学校的渔子溪河水出奇地细小、浑浊,河水被山体阻断了!“山洪可能爆发!”谭校长命令女教师和受伤男教师马上组织幸存学生转移至地势较高的二台山,其他教师继续救援。

  在教学楼左侧的顶端,沉重的大梁和预制板下有许多哭泣的孩子,老师和带着钢绳、麻绳、咬钳等工具赶来的部分家长,把砖块和混凝土一块一块地传下来。但是,大梁和预制板根本抬不动。三名教师紧急寻找到了千斤顶,好不容易撑起了一个可以进入废墟内部的孔道,又救出了几名幸存者,有失去手臂的男孩子、失去了左腿的女孩子,然而更多的却是一具具幼小而冰凉的尸体。

  突然,董雪峰老师发现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是那么熟悉,奔过去一看,果然是他11岁的儿子董煦豪,他悲痛地抱起儿子说了声:“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一抹眼泪,再次冲向了废墟去营救学生。他的妻子——映秀小学四年级班主任汤朝香还深埋在废墟里!后来得知,他在都江堰的母亲也在地震中遇难。

  那天晚上,镇政府要求我们撤离到映秀湾水电站的球场坝,我爱人程晓庆工作的幼儿园园长交给我一个女包,他说,只发现了这个,我眼睛模糊了,这包是晓庆最喜欢的包,我急忙找了个手电,冲向了幼儿园,站在废墟上一遍又一遍呼唤:“晓庆,你在哪里?”但是什么回音也没有。

  当晚,大雨不期而至,大家在操场上冻得瑟瑟发抖,我和同事们合抱在一起,渡过了余震不断、山崩不断、大雨不断的恐怖而难熬的夜晚。

  5月13日天还没亮,我坐在幼儿园废墟上,等待爱人手机的闹铃声,7:00,熟悉的铃声响了。我刨了1米多深,终于看到了爱人那熟悉的脸,可她已经没了气息,人已冰凉……

  我立即赶回映秀小学,自救仍在继续。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没有合过一眼的老师们冒着大雨再次赶到废墟中,又开始了紧急的救援工作!

  中午,我发现了我班学生张春梅,她周围是砸变形的几位同学的尸体。她说:“老师,你陪着我嘛。”我说:“老师陪着你。”她说:“等我出来了,你还要给我上课。”我说好。她说:“我的头发乱了,不好看了。”我眼泪流下来了。她有点羞涩地说:“我的裤子烂了,你帮我找一条。”她还说:“好饿哦,老师,你去吃饭。”我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和一位农民用简单的工具对她施救。天一直下雨,到晚上9:00,我们仍然没能把她救出。给她留了水和食物,搭了件衣服在她身上,万般无奈回到安置点。

  直到5月14日,在救援部队的帮助下,张春梅终于获救。

  5月14日、5月15日,在谭校长的带领下,老师们不顾受伤和疲惫的身体,一直与部分家长并肩战斗,因为我们都知道,由于天气状况不好,道路完全损毁,通讯完全瘫痪,短时间内救援人员肯定是无法赶到的。我们从废墟中或抬或背,每救出一个孩子都很困难,救出活着的孩子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老师们已经说不出话,腿也快站不稳了,而心中同时还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映秀小学46名教师遇难21人,学生473名中,约有211人获救,262人遇难!在整个救援工作中,重点全放在主教学楼,而紧邻教学楼的教师宿舍和办公楼没有动过一砖一瓦!遇难教师及家属没有一人获救。

  我们的谭校长——直到5月15日下午,当安徽合肥特勤救援小队说映秀小学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时,他才爬上教师宿舍的废墟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发现妻子午休的那张沙发,有一只角露在外面,他沉默了一下,说:“太迟了!”便转身直奔教学楼废墟。直到今天,他仍然留守在映秀小学。

  我们的张米亚老师——当救援人员挖开废墟时,看见他仆跪在地,身体前俯,双臂紧紧搂着两个8岁的孩子,孩子还活着,而他的双臂已经僵硬。救援人员试图掰开张老师护卫孩子的双手,却怎么也掰不动,有的家长含泪建议锯掉,谭校长说:“既然张老师能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孩子,他在天之灵又怎么会在乎自己的一双手呢!”但其中一个孩子的家长坚决不同意,他说,老师用生命保护我们的孩子,一定要给他留个完整的遗体!后来,在解放军官兵、老师、学生家长的努力下,想尽办法保全了张米亚的双臂,救出了孩子……

  我们的连蓉老师——地震发生时,正在4楼上课的她赶紧疏散孩子,她自己却被压住了。发现她时,她两手各抱着一个孩子,其中一个已经死了,而另一个却活着。最后,这个班存活了13个孩子,但她一岁半的女儿却永远失去了母亲。

  我们的尹群老师——怀有8个月的身孕,她本来可以请假休息,但因为带毕业班,尹群一直坚持上课。她和她未出世的孩子一起遇难。

  除了遇难的21名教师,映秀小学在本校读书的8个教师子女只活下来3个。李永强和龚汝夫妇,失去了他们8岁的儿子;刘忠能、董雪峰失去了他们的妻子和孩子……1998年,和我一起毕业于威州民族师范学校、同在映秀教书的同事张米亚、程晓庆、冯静莎、邓霞全部遇难,只剩下我一个。

  我亲爱的同事们,他们鲜活的笑脸、他们在生死瞬间所迸发出的无私、无畏将支撑我们活着的人坚强地走下去。

  我们的校长谭国强说,校舍没了,但学校不会消失,我们还会重建。

  我们期待着那一天。 [完]

A teacher's story

留言板

 

關於我們

Yingxiu Elementary School Principal

Mr. Tan Guoqiang

映秀小学  谭国强校长

 

 

Roads connecting Yingxiu Township

to the outside world collapsed

 

Photos by: Stone & Julia

映秀小学  谭国强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