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CASES

 

1.   ZHANG LUWEN, 1

      middle school

      张露雯 15 岁

 

2.  LIU FANG, 17

      high school

      刘芳 17 岁

 

3.  HUANG MEIHUA, 15

      middle school

      黄梅花  15岁

   

logo_web logo_ch logo_slogan_ch logo_slogan_en logo_slogan_en_2 email us Verodaph-hands

Huang Meihua 2

Translation coming soon...

Huang_Meihua0902

 梅花的作文

 

 梅花的作文

 

叔叔,阿姨,我想说…

 

 

5月12日下午两点,上课铃声还未响起,同学们都在操场上玩耍,我在教室里做着作业,这时感觉大地骤然摇晃起来,天花板在摇,地也晃起来,课桌摇得砰砰响,书本纷纷掉下来,我不知所措,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甚麽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奔跑,哭喊声,尖叫声不绝于耳…我跟着慌乱的人群朝楼下跑去,正当我跑到楼梯转角处时,房顶突然坍塌下来,我被压在石板下不能动弹,一阵摇晃后就停止了,我感觉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压在头上的石板间露出一点缝,我看到了点点上空破烂的房顶,隐隐约约听到了旁边小女孩的呼救声。我和她一起大声地喊:“救命!救命!救救我们!”我们一声一声地喊着,一声一声地喊着,声音越来越小,时间过得异常漫长,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了…

 

几个小时后,一位老师发现了我,我在那一刹那看见了希望,老师连忙叫大家一起来救我,他们把压在我身上的石板木板等重物搬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将我挖出来,小心翼翼地把我抱到操场上。操场的地面上流满了鲜血,呻吟声连连不断..

 

当天下午五点,我被抬到乡医院的空坝上。在那里遇到了30几岁的孙叔叔,他躺在我旁边,他人很好,还把仅有的维持生命的水让给我喝,我们互相鼓励着,安慰着。可他没有能坚持到第二天,这天他去了天堂。看着他平静的脸,我想天堂里不会有地震吧?

 

等待转运出去期间,我最痛苦的事是换药,每一次都是一次煎熬啊!医生拿着酒精淋着我的伤口,那种钻心的疼啊!因为缺少药品,他们只能用卫生纸代替纱布包扎伤口。我天天盼着飞机能将我送出大山,送到医院去。每一次,飞机从头顶上呼啸飞过,人们总是大喊着,大喊着,想让飞机停下来,可因为我们那没有停机坪,飞机并不能停,留给我们的只有天空中飞机行驶过的弧线.从5月12日—5月18日,躺在地上的我,一直被伤心、痛苦,绝望包围着。

 

终于,赶来的解放军叔叔把停机坪挖好了,直升机下来了,5月18号我被送到了成都市军区总医院。因为伤势严重,我的双腿不得不被截除。 在医院里,医生与护士阿姨尽心尽力地为我治疗、照顾我。“六一节”那天,许多好心的叔叔阿姨们都来看望我,吴邦国爷爷来到我的病床前鼓励我,安慰我,要我坚强,努力学习,我感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一直以来,512截肢儿童援助会的叔叔阿姨都很关心我,佘年叔叔和佳莉阿姨从美国飞过来看我,张兰阿姨从北京过来看我,张兢兢阿姨和郭新亮叔叔为我筹款;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徐竹萍阿姨,梅丽莎阿姨,谢小瑜叔叔,谢谢您们帮我联系学校,谢叔叔,我答应过你,会好好练习使用假肢走路,我会做到的!

 

虽然我已双腿高位截肢,但是我知道只有努力学习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彭阿姨,你说知识就是我的翅膀,我一样可以飞翔!我相信!我相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在此,我要对512截肢儿童援助会和美国公共广播电台以及所有好心的叔叔阿姨说声:“谢谢您们,您们对我的关心,我会没齿难忘!谢谢叔叔阿姨对我的关爱!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不辜负您们对我的期望。”

 

此致

 

敬礼!

 

四川北川县漩坪羌族乡敏溪村 三组

 

黄梅花

2009年5月12日

more on Meihua